惊醉兮

跌倒了就爬起来啊,停下来哭算什么,孬种

原耽使我进步
我要顶着顾大帅的id努力挤进全省前十(继续吹8你
(˶‾᷄ ⁻̫ ‾᷅˵)

【杀破狼——priest】词句整理

呜呜呜谢谢整理

安い知倾:


因为看的时候偶尔收藏偶尔不收藏,偶尔往回翻,偶尔跳过看,所以整理的混乱


这种整理都是转载随意


——————————————


长江后浪推前浪,百代风华有老时。


——priest《杀破狼》


顾昀:“长庚,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长庚一震。顾昀还有平定南北的力气,还有山河未定死不瞑目的力气,还有夙夜不眠跟钟老将军死磕争吵江北水军编制的力气。但唯独没有再爱一个人的力气了。


——priest《杀破狼》


顾昀笑也好,怒也好,他都恨不能刻在眼里凑一整套。


——priest《杀破狼》



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priest《杀破狼》



长庚顺从地走过来,顾昀身上带着一点陌生的酒气,有点甜,似乎是西域酒,肩上挂着经年不去的冷铁硬甲,长庚本以为自己能克制住,没料到高估了自己——就像啊也没料到顾昀居然亲自到江南来找他。 
他暗自抽了一口气,擅自上前,抱住了顾昀。


——priest《杀破狼》




和尚我若不知世道,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


——priest《杀破狼》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


——priest《杀破狼》




“这话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无不胜!”


——priest《杀破狼》




四面漏风,临渊阁倘若袖手旁观,我们不如各自散了,回家带孩子,入什么道?立什么命?


——priest《杀破狼》





这天下熙熙攘攘,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也总能撞在一起,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


——priest《杀破狼》




长庚有时候觉得,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


——priest《杀破狼》




如今这世道,一脚凉水一脚淤泥,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走得时间长了,从里到外都是冷的,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要是别人……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


——priest《杀破狼》




臣顾昀,救驾来迟!


——priest《杀破狼》




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priest《杀破狼》




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priest《杀破狼》




无情可以为慰藉,有情却是魔障。


——priest《杀破狼》




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 
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那么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觉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 
算是慰藉吗? 
亦或是……会让他啼笑皆非吗? 
那一刻,大概没有人能从顾昀俊秀的面容上窥到一点端倪。


——priest《杀破狼》




“我的将军,”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


——priest《杀破狼》




“以己度人啊,子熹……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


——priest《杀破狼》




顾昀将铁面罩放了下来,他身后所有重甲做了与他同样的动作。


——priest《杀破狼》



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脸,目光中不知不觉中带上些许小心翼翼的贪婪,心里悲哀地承认顾昀说得对——很多东西会变,活人会死,好时光会消散,亲朋故旧会分离,山高海深的情义会随水流到天涯海角……唯有他自己的归宿既定且已知,他会变成一个疯子。


——priest《杀破狼》





野兽在重伤的时候,往往会装出一副垂死的样子,引诱敌人放下防备,然后暴起一击,要小心。


——priest《杀破狼》




岂敢托荫于先辈,苟全于人后。


——priest《杀破狼》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 
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来无事的典故,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与众不同。 
市井百姓想起来,则多半喜欢编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闻,将他在仓皇一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私奔个百八十次,艳福都在死后。


——priest《杀破狼》




“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priest《杀破狼》




忽然间,他有种感觉,好像多灾多难、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像一把散落的种子,流落四方,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


——priest《杀破狼》




长庚瞳孔微缩,突然一把拉下身在重甲中的顾昀的脖颈,不管不顾地吻上了那干裂的嘴唇。
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太烫了……好像要自燃一样,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长庚的心跳得快要裂开,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中那些不上不下的虚假甜蜜,心里好像烧起一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熊熊烈烈地被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几欲破出,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


——priest《杀破狼》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priest《杀破狼》




很快他就能推起那样一个四海宾服的大梁,也许那时候,玄铁三营只需要守在古丝路入口维护贸易秩序,或者干脆集体在边境开荒,他的大将军愿意在边境喝葡萄美酒也好,愿意回京城跟鸟吵架也罢,全都可以从容,不必再奔波赶路,也不必再有那么多迫不得已。


——priest《杀破狼》





太始十八年,顾昀交回玄铁虎符,挂印请辞,几个月以后,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废除年号,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稳抬起来的新时代延续了下去。 
至此,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priest《杀破狼》




顾昀翻身起来将他压在怀里,突然发现难怪古人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寒冬腊月天里抱着这么个贴心的人,也不必身在什么侯府什么行宫,只要在寻常的民居小院里,有那么巴掌大的一间小卧房,烧一点能温酒的地龙就足矣,骨头都酥透了,别说打仗,他简直连朝都不想去上。 
这次似乎又与当年城墙上生离死别的一吻不同,没有那么绝望的激烈,顾昀心里忽然有一角塌了下去,腾出了一块最柔软的地方,心道:“这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priest《杀破狼》




“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


——priest《杀破狼》



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或身老刃断,而江山不改,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拉白虹,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


——priest《杀破狼》



天理伦常在上,除此以外,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好不好?


——priest《杀破狼》




若我早生十年,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


——priest《杀破狼》



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攥住了他的脚,刚好缓解了那火烧火燎的疼痛,长庚急喘了几口气,有人在他耳边低声道:“嘘——没事,都过去了,不疼。” 
长庚茫然抬头,只见周遭忽然场景大变,他的身形逐渐拉长长高,然而衣衫依然褴褛,遍体依然是伤,无边的寒冷犹如要浸到他的骨头里,关外孤绝无缘之地中,他眯起眼睛,看见一人逆光而来,大氅猎猎,步履坚定,腰间挂着一个玄铁的旧酒壶。 
那个人双手稳如铁铸,而眉目却能入画,对他伸出一只手,问道:“跟我走吗?” 
长庚看着他,身心几近虚脱,一时说不出话来。 “跟我走,以后不用再回来了。”


——priest《杀破狼》




信不信在你,度不度在我。


——priest《杀破狼》



关口有几株杏树,为战火牵累,树干已然焦灰大半,虫蚁不生。一日巡营归来,竟见枯木逢春,槁灰中又生花苞,一夜绽开,可怜可爱。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不如先下手为强,先下一枝与你玩去。


——priest《杀破狼》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再无遗憾,不必留什么血脉。


——priest《杀破狼》




大帅。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恍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priest《杀破狼》




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世道”二字,理应一分为二,“道”是人心所向,“世”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


——priest《杀破狼》




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priest《杀破狼》





长庚却忽然俯下身,扳过他的下巴,问道:“你说有一个私愿,上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 
顾昀笑了起来。 
长庚不依不饶道:“到底是什么?” 
顾昀拉过他,附在他耳边,低声道:“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半晌才缓过来:“这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接道:“战无不胜。”


——priest《杀破狼》




那目光专注级了,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priest《杀破狼》





“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priest《杀破狼》





这大半年以来,兵荒接着马乱,纵使不得太平,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便觉得大梁金殿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还有那几个人撑着。 
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便总少了几分血气,更倾向于明哲保身,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先站出来,挑起那根梁,方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起。 
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也不一定有好下场,再不值也没有了……但是万千沙砾,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


——priest《杀破狼》



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有些是灾难,有些只是磨砺——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区别就是,灾难是不可战胜的,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


——priest《杀破狼》



他觉得怀里的人好像一株可恶的藤蔓, 
伸着一根要命的小枝条, 
没完没了的往心窝里戳。


——priest《杀破狼》



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死于山河,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放完了,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 
可是事到临头,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priest《杀破狼》



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仪式”,是变着法子表达“我把你放在心上”。


——priest《杀破狼》



顾昀转向长庚:“陛下,您想去看看……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 
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就仿佛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患,又成了那个独闯魏王叛军、力压西南诸匪,平西定北、落子江南的大将军。 
长庚正色回道:“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priest《杀破狼》




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priest《杀破狼》


虎狼在外,不敢不殚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


——priest《杀破狼》


功夫就是两样,一样是“工夫”,一样就是“疼”。


——priest《杀破狼》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仁义多情,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这样的人很罕见,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


——priest《杀破狼》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priest《杀破狼》



在潮湿阴冷的江北前线,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被他一步迈过去了。


——priest《杀破狼》


而在这些宛如幻想的图纸下,还夹着一副画作,笔触并不精巧,看得出绘者不精此道,但意境直白,寥寥几笔,勾出了一个路边放爆竹的小孩,他身后有一棵不知长了什么的果树,大片的亮色结在枝头,不知画的是花还是果——而远处山水层层叠叠地晕染在边缘,显得又喜庆、又宁静。 
那画上没写落款、也没有题诗,只标注似的挂了个题“河清海晏”。 
无限江山似锦,尽在笔墨中。


——priest《杀破狼》




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世不可避”的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priest《杀破狼》




家与国,仇与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priest《杀破狼》


花好月圆、美满如璧,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疯子拿去一些,傻子拿去一些,剩下的寥寥无几,怎么够分?


——priest《杀破狼》


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胸口却有一点发烫。他本以为离别如水,一捧泼上去,什么朱砂藤黄、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洗了半天,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


——priest《杀破狼》



这一宿,夜河流灯,魂归故里。


——priest《杀破狼》




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priest《杀破狼》


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priest《杀破狼》


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假装自己很高兴,面上欢喜了,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


——priest《杀破狼》


附一掌送抵江北, 
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priest《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priest《杀破狼》


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四句时,都曾动过心头血,想自己有一天成就一世无双国士,能力扛江山万万年。然而这一点心头血,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光阴蹉跎磨去一点,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磨来磨去,一辈子就落入了“窠臼”中……


——priest《杀破狼》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priest《杀破狼》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priest《杀破狼》


有人心易变,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也有人心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priest《杀破狼》

翻到了一张很久之前的截图…
你们华山???????原来是这样的的吗?Σ( ° △ °|||)︴

桃源相望里的皮暗香了解一下x

wocccc双玄!!!双玄涨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爆炸螺旋升天然后给你们一个刚阳之气(滚。)爱的抱抱_(:_」∠)_
(为什么我的胸口戳了一把风师扇还有几根龙骨?)

给大家吹一吹暗香

·怎么又疯了一个
  
·喝了假酒的后果
  
·我不管我就是要吹暗香
  
·女多男少那点我没有考证过(摊手)
  
·脑洞产物不要在意了…(/  ̄▽)/̣
  
  
  1
  看见别人吹自己门派吹得风生水起(?),我有点懵,思量一番决定吹吹自己的门派。

  暗香。

  2
  对的,就是那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暗香。

  听起来是不是特别有逼格?

  其实你去到暗香就能发现。

  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3
  你看看,

  别人华山武当基佬成双对 。

  云梦小姐姐柔似水。

  暗香呢?

  暗香百合问心无愧。

  4
  我们这个门派吧。

  人少就算了。

  存在感低也罢了。

  不是官方亲生的也带过了。

  但是。

  它!

  女多男少!

  因为这个原因……

  再加上门派中不少喜欢内销的人。(大概也就我一个。)

  就百合内销了嘻嘻嘻。
  5
  呵,蔡师兄,这是什么?
  (先放下你手中贿赂师兄的宝石再说话谢谢。)

  你看看我们的兰花先生辣————么苏。
  (即使一开始那个假的兰花先生让我很想暴击他狗头)

  但是。

  先生真的太苏苏苏苏苏了!

  我再也不一天两天往玲珑坊去了!

  我要撩先生!!!

  6
  再吹吹我们门派设定。

  它非正非邪。

  不知道大家感觉怎么样,总之我就很喜欢这种设定了。

  就像剧情里说的。

  以杀止杀,以血止血。

  百姓若有冤屈,官府不应,江湖不应,自有暗香应之。

  因为懂得,所以才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去保护在乎的人。

  反正第一章后我就对这个门派死心塌地了!

  我他妈生是暗香人,死是暗香魂!

  这世道中,暗香的手段虽然不光明,但却是最有效的。

  像青末姐一事。

  她又何罪之有?

  其他门派都有种种理由不能短时间内替她报仇雪恨。

  若非暗香,

  恐她九泉之下都不能得以安息。

  7
  还有你看看我们的暗香小姐姐!

  那么酷!

  那么帅!

  那么英气逼人!

  动作那么潇洒!

  隐身技能那么厉害!

  玩的溜的dalao一套就能打爆别人狗头!(虽然我不是)

  还说你们对暗香无感?!

  8
  还有我们的暗香小哥哥!

  这年头那么潇洒又亦正亦邪的小哥哥还常见吗?

  喜欢这种风格的小姐姐大兄弟(?)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

  9
  还有!

  我们暗香的小萝莉!

  萌出血了有没有!

  当她们两个一人一口叫我姐姐时!

  我原地爆炸螺旋升天_(:3)∠*)_

  10
  大家再看看我们暗香的风景。

  听听我们暗香的bgm。

  是不是很帅?

  是不是很酷?

  11
  求求你们吃下我这个安利吧啊啊啊啊啊

  来个人和我一起吹暗香啊啊啊啊啊啊
  
  
  
  
  

盘点一下暗香中我喜欢的句子w

·不怎么全,欢迎评论补充

·我才不会说我被人关进牢里了才有空更新的

·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说了

    1.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2.蝼蚁之辈,也敢与午夜兰花争辉。
  
  3.归去兮幽静之地,可以藏之。
  
  4.因为懂得,所以才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去保护在乎的人。
  
  5.百姓若有冤屈,官府不应,江湖不应,自有暗香应之。世道崩坏,礼乐崩坏,当以扼腕之决绝,去骨求存。
  
  6.以杀止杀,以血止血。
  
  7.幽僻空谷暮云高,野林玄蝉昼夜号,虚步登阁香作引,横刃割颈似斩蒿,兰枝桂叶熏杀意,月魄星精照血袍,六合八荒无乱序,人为鱼肉我为刀。

啊啊啊啊啊啊吹吹我的女儿=(*/ω\*)发现游戏里玩暗香的人真的很少诶QAQ
(辣鸡配置玩个省电模式都能闪退,能玩下去真的是因爱发电了…)
小萌新搞了一天都不知道青楼怎么弄……还想逛青楼来着…
还有找遍了云梦也不知道汤池怎么进去…
我真的被自己蠢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乐山大怜又粗来了哈哈哈哈哈哈_(:3)∠*)_

【恋与】感官与情绪之锁链——从“感官”出发谈许墨的人设

许夫人绝不认输!!(๑•̀ㅂ•́)و✧

雁南征兮:

一篇从个人偏爱的小视角(感官)切入的分析文。


有剧透。
*许夫人们想要转载到自己主页的话完全没有问题哒,【不修改正文内容】就嚎~


----


许墨人设的总体感觉已经有很多太太分析过了,这个人物复杂多面,一方面是克制表面下的各种各样的矛盾冲突,一方面对女主的接触自有分寸甚至欲擒故纵,充满神秘感和危险感的强大吸引力被含蓄、禁欲等等特质反衬得更加诱惑,甚至让人欲罢不能。


在此我只讲一点我自以为比较“独特”的观点——从人设上关于人类感官的部分来谈许墨。


已有的剧情表示,许墨的视觉感官只有黑白、味觉失灵(或很弱),一些朋友也怀疑他可能无法共情(对此我倾向于心理上无法共情——成长环境的冷漠疏离致使;而不是生理上无法共情——大脑相关区域受损);女主的evol因为某些缘故具有唤醒许墨的感官感受的能力,视觉中“你是我眼中唯一的色彩”,味觉上直到女主送泡芙许墨才第一次品尝到“甜”的感觉,甚至在[雨中之约]里女主将彩虹——其他视觉对象——染出了色彩。有趣的是[雨中之约]似乎告诉我们,女主的情绪状态会影响她唤醒许墨感官的程度,女主情绪越明亮鲜活色彩就越鲜艳丰富。


我一向把人类感官视为人的生命力、对周遭世界的认识力的一个核心,换言之,丰富多彩的感官体验能让人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感官赋予人的意义和思维逻辑赋予的不一样,前者更多地与“肉身”相关,与外界投影相关;后者更多地与“精神”相关,与内在思绪流动相关。看起来好像后者“优于”或者“高贵于”前者——好像精神总是高于物质,肉体不过是酥软糜烂、限制灵魂的东西嘛——然而实际上在我眼里“感官”甚至比纯粹的“精神”更重要。


人对世界的认识几乎全部萌发于感官,从哲学或心理学意义上说这是经验进入意识的通道。脑海中幻想的景象,永远没有真实的色彩明亮绚丽地摆在你面前、带着鲜活气息向视听嗅触味冲撞而来、与感官拥抱交融沸腾的瞬间来得直接、畅快、美。我以为人生活的原始动力应该来源于此,人之所以是活生生的、有力量有气息的,都因为感官。感官还会让人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用视觉触觉打扮自己、用视听嗅触味一并犒劳自己;感官的鲜活是快乐的根本源泉,感官疲倦则是温柔的告诫:休息吧,好好对待自己。


一个在感官上不受限制也不过分滥用的人是最自然、最自由逍遥的人。他可以尽情享受造物之美,好像《赤壁赋》“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吾与子之所共适”,从而一切困扰顿解,“相遇枕藉乎舟中”,在对外界的感官接触里参透自己的生命意义。


对于许墨而言,他的感官是生而残疾的(是否是后天损伤导致的暂不讨论)——与畸形儿生来便无四肢没有什么区别。


试想一个人从小只能看见黑白世界,没有味觉。“画家认为这是个沉闷的世界,而五彩缤纷的颜色,自然是最无趣的东西”,这个世界在常人看来是单调、乏味、压抑、沉重、克制的。体会过最绚丽的图画的人不会抛弃色彩感知力,体会过绝世佳肴的人不会抛弃味觉感知。然而,对于天生残疾者而言,这一切是习以为常的:世界本无色彩,因为从未感知过;世界本无味道,因为从未品尝过。


[午后之约]的讲座里谈到了大脑对于感官接受的外界信息的整合和重塑,“你看到的世界也许不是这个样子,去芜存菁,用进废退”。(对了,lo主是一名大一心理专业狗XD 脑科学是心理的分支方向之一XD)对于脑科学天才的许墨来说,感知觉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也再陌生不过的东西了。一方面他对于各感官整合的生物和心理机理烂熟于心,另一方面,他的专业知识甚至他的研究方向居然是他生而残疾的那一部分。他很清楚自己看见的世界是残缺不全的,但他成长得冷淡疏离,他已经习惯于这种残缺单调、习惯于沉浸科研的数据,其他人的感官在他的白纸黑字上只是一个个术语和概念。可以推测出许墨的特制眼镜能让他看见色彩,但是他平日都不戴眼镜,除了科研需要和日常交往需要时以外。


戴眼镜的频繁程度或许能说明许墨的内心:色彩是无意义的,它不必须。


联想许墨的过去,我们大概可以感觉到,他曾经被人视为异类、怪人,或许也遭受过evol的研究;八岁丧失亲人,之后几乎没有人际交往。他孤独到麻木,人类天然需要的亲近和关爱仿佛是湖面下听不见的喘息,湖面上是岁月积累出来的厚厚的一层坚冰;正因为孤独疏离冷淡,他才会在表面上对任何人都有一种温润儒雅的感觉,这是坚冰带来的漂亮的屏障,但永远都是带着距离感的,无法让人接近的。他甚至无法接近他自己,他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受伤、寒冷、疲惫。“我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事情上”,睡眠都成为了“无用”的事情,他有多么不会照顾自己呢?


这种情感上的孤独剥离和感官上的残疾可以说是浑然一体的,二者相互捆绑、结合,让那层坚冰越来越厚,以致形成了无法打破的隔阂。他可以是冷血甚至嗜血的,Ares的代号暗示着这一点;他撕碎文件的那张CG,以及宣传视频里“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的配图里,笑容张狂傲然,尽是志在必得的捕猎人露出寒冷刀锋的凛冽。这样一个人是危险的,同时是完全与外界剥离的,他是个知道但没有意识到自己远离大陆的孤岛。他接近要剥去人类的皮肉,留下一个寒冷、严酷、黑白、麻木的意识,没人能撼动他,没人能给他解开身上相互缠绕叠加的枷锁。


但是“意外发生的概率再小,还是会发生”。


——“你就是意外”


见到女主时的描写是,许墨先是很惊讶(发现黑白世界中居然有人自然地带有色彩),再下意识点了点头(这就是“猎物”了),再用仿佛看着一件新奇的东西的眼光注视(让我想起[雨中之约]的“但他却没挪开眼”)。当然,他的精密计划不可能只因为一缕色彩就全盘打乱。《发现奇迹》的最后一期节目的拍摄过程中许墨以一种很贴近的态度不断撩女主,敏感的玩家可以感觉到他一上来就直接打破了男女之间自然的约束和隔阂,不断用暧昧语句试探。这是他的计划,这时的他仍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女主面对这种有些奇怪的贴近其实是有些自动回避的,话总是不好说出口,女主真正的那一面——简单纯粹——并没有很直接地表现出来过。


直到搬家后女主跟踪的那一段,我觉得,许墨在那时第一次动心了。


出剧院的时候两人谈起了电影,女主兴高采烈地谈起了自己的专业知识,有一处为了岔开话题用句子的还是“好久没看过凌晨五点的天空了”,简单,纯洁,热烈,带点孩子气。想象一下许墨的视角吧:一片空漠的黑白里突然出现了绚丽的“蝴蝶”,而且还纯真自在地翩然飞舞。她越说越起劲,生命力、流动的“人”的气息随着语句哗啦啦地流淌,同时那色彩也越来越明亮、鲜艳、美丽,仿佛要从一片单调的黑白里迎面撞来。感官是神奇的造物,未知的、新丽的、鲜活的情感和欲望从其中渗透,一切事物仿佛突然拥有了新鲜意义……


许墨第一次真正开始认识女主,我觉得是这里。


随后谈到了《罗马假日》,“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人走到了一起”。


“因为不理智的情感而成长,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我的世界里不需要有“无意义”的浪费,因为从未体验过他们的美好。


你有因为爱而改变过吗?女主问。


“没有。”


——从未接触过。


“那你能让我改变吗,我们一起相处的话?”


女主呆住了。


这句话到底是仍旧精心设计的尬撩,还是掺杂着真情实感的表白呢?我觉得是后者,而许墨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是后者。


之后跟女主一起看烟花,他催眠了女主,犹豫了一夜却没有执行他的绝对至上的“计划”。后面女主醒来的情节和孤儿院的情节里,他仿佛一个孩子,在试探新奇的东西,而这个带有无限未知的、对于一贯封闭的他而言充满诱惑力的东西还不属于他。他为之困惑,但不知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地放松了理智的闸门,一边小孩一样几乎有些淘气,故意把女主拉到怀里、故意在教室里做出暧昧举动让孩子们起哄(某种意义上的“宣告主权”,占有欲)、躲记者时故意靠着女主多呆一会儿;另一边被女主的反应错愕到以后总是突然地如梦初醒(第五章),到后来甚至是自己被自己惊醒(医院削苹果那一幕),立刻回归被“理智”固守的那一面,脑海里的矛盾一次次被自己意识到。


“理性与感性相互交错,行为总是带有随机性”,随机性,随机性对于冷漠机械来说大概是最陌生恐惧的东西了吧。看着别人如此似乎是饶有兴致(事实上冷淡疏离)观众生,自己如此的话,就仿佛意义不明的齿轮凭空被安装上去,还嘎吱嘎吱作响了。秩序开始失控,心防开始摇晃,坚冰开始融化。


我自己写的文里用“沉溺热海而不愿融化的坚冰”来比喻许墨,他的情感甚至情欲其实早已裹挟了全身,然而他不敢放松,一丝一毫都不敢;他害怕融化在这场沸腾失控的游戏里,这是他从未遇见过的感觉。[午夜之约]里他心脏绞痛,他流泪,他看见镜子里从未如此痛苦的自己——他的感官被彻底激活了,它们疯狂地萌发、生长,带来人类共通的情感,他缺失已久的东西,如洪水猛兽,如热海沸腾。


而这,才是真正的“人”啊。


黑白被色彩唤醒,残缺的生命力被注入,世界焕然一新,灵魂重生,肉体苏醒。他在其中痛苦挣扎,也在其中——也许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纵情肆意。



“雨后的彩虹,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色彩在他眼前缓缓展开,逐渐侵入他的世界。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他却没挪开眼。


——“嗯,很美。”他说。






“我只吃你做的甜点。”然后故意“间接接吻”,一边品尝人生中第一次体验的甜味,一边品尝多绪情感。






[舞会之约]共享一根棉花糖,味蕾和情感共同舞蹈。






[午后之约]突然被摘下眼镜,“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


——“你是彩色的。”




你是唯一的色彩。


你是唯一的、必然的意外。


“画家惊讶地发现,这只蝴蝶的翅膀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他之前从未见过的美丽的颜色。那些颜色随蝴蝶翅膀的扇动变得更加迷人,画家就整天画这只蝴蝶,从不疲倦。”


“但是敏感的画家又怕蝴蝶终有一天会厌倦在他身边,于是就想办法抓捕蝴蝶,把它放在玻璃罐里。”


“这样,蝴蝶就永远离不开他了。”


那不是很自私吗?你问。


“我也觉得有点自私。可是,如果不这样做,画家就会很容易失去蝴蝶。”


“爱一个人,不是就要把她捆在身边吗?”


我有多无力、多无奈,在情欲的沸海之中挣扎沉溺而丧尽气力。


我终于感到兴奋、感到疲倦、感到痛苦、感到折磨。


一切感官由你而起,一切生机因你萌发。


我怎么舍得放开你呢?


“以前我不会放你走。”


“现在……我更加不会了。”


(终)


-----


提到的我的文《溺海》


↑连主线都没有看完的时候写的,有些点过度OOC,请痛快地打我!!【不是